汽车租赁风控真实案例 _ 天津龙安租车

汽车租赁风控真实案例

汽车租赁风控真实案例 案例1:2015年2月,黑龙江人王雪朋通过QQ聊天认识了河北人刘佳辉。两人一聊如故,想法默契,很快就商量好一起干一件投资少赚钱快的大事:租车转卖。两人分工明确:王雪朋负责出资,刘佳辉负责租车。

同年4月12日,王雪朋从哈尔滨乘飞机到三亚与刘佳辉会合。下午5点,刘佳辉、王雪朋二人赶到海口,来到海南某汽车服务公司。看过车后,刘佳辉称要租用一台黑色奥迪A6L,预定租车至三亚2天。王雪朋支付了押金5000元、车费1800元后,刘佳辉用伪造的驾驶证与该公司签订了租车协议。租到车后,王雪朋用带来的GPS设备对该车进行屏蔽,使车辆不被该汽车服务公司所控制。刘佳辉也停用了租车时留下的手机号码。

次日,二人将车开往广东省湛江市,在中间人王明华等人的介绍下,将该车以8.9万元卖给广东河源人黄毅。此次交易,刘佳辉获利2.3万元,王雪朋获利2.15万元。海南某汽车服务公司发现车辆被骗走,向海口市公安局报案。

案例2:

2016年2月14日被告人郑某以自己的名义以每日租金350元从某一汽车租赁公司租赁一辆黑色广本雅阁轿车自用。2016年4月14日被告人郑某谎称这辆租来的广本雅阁是自己所有,以给朋友看病急需用钱为由,与朋友口头约定7万元的交易价格将这辆黑色广本雅阁轿车交易,并答应朋友尽快将车过户,后该朋友先支付给被告人郑某4万元后将车开走,被告人郑某将所得赃款4万元用于还账、赌博挥霍一空。

车行老板多次联系被告人郑某要求办理汽车过户手续,其以各种理由推拖,车行老板无奈之下发信息给郑某,如不还钱或者过户就将报警,因担心事情败露,被告人郑某就计划在该汽车租赁公司再租一辆车转卖后给二手车车行老板等人还账。而被告人郑某再次到上次的那个租赁公司以自己名义以每日租金300元租了另一辆白色丰田RAV4越野车,再将该车以8.8万元的价格卖给一个二手车行,将所得赃款中1万元用于租车费,4. 15万元用于给之前所骗的朋友还钱,赎回之前所卖得黑色广本雅阁车,剩余赃款均自己花费。经鉴定经鉴定涉案的黑色广本雅阁轿车一辆,价值139700.00元。丰田RAV4 TV640GLX-I型越野车一辆价值141442.00元。

案例3:

今年 2月7日,张某通过网上发布的租车信息联系鑫瑞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车人刘某朋使用本人身份信息在缴纳租车押金3万元后租了一辆豫A牌照的白色宝马525轿车。二人连夜将车开回鹤壁浚县老家交给“中介”周某等人。周某用事先伪造的一份车主的抵押合同通过手机发给买车人杜某超以取得其信任后,杜某超出价12.6万元购买该车,张某就找人拆卸车载的GPS定位装置未果后,购买一大功率的屏蔽器放置车上。

2月21日,汽车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发现轿车GPS信号时有时无,租车人留下的联系电话也打不通,失联状态持续半月之久后选择了报警。专案组民警分兵多路,于3月初将其抓捕归案。并通过对犯罪嫌疑人周某的联系人、活动情况、车辆情况进行排查梳理后,又陆续发现了腾某、张某磊等多名犯罪嫌疑人,并初步查明了在鹤壁以周某、腾某、张某磊等人为首的地下收购高档桥车犯罪团伙。

经过这次跟踪调查,专案组民警发现,这是一个不少于5人的团伙,而且租赁的车辆都是30万元以上的中高档轿车。周某等几名主要成员是通过QQ群、论坛交流二手车等信息时彼此认识的,他们在团伙中扮演“中介”的角色,一边联系愿意租车的“客户”,另一边则联系愿意购赃的“买家”,从中收取数千到上万元不等的好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