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车公司停摆,用户押金难退

租车公司停摆,用户押金难退  “去年8月份就把车退了,至今押金还没退。”陈女士介绍,2016年为了方便上下班,她向大地租车租了一台康迪品牌纯电动汽车,租期1年,押金1万元,一年后于去年8月退车,“退车时,押金条等租车凭证都被他们收回去了,只给我开具了一张‘大地租车还车交付单’”。陈女士手里的“还车交付单”明确规定,大地租车应于2017年9月18日前将1万元押金退还至陈女士指定的银行卡内。但几个月过去了,公司不仅未退押金,连正常的运营也停了。

“我的车也就这几天要到期了。”租车客户杜女士介绍,她是2015年1月15日租的车,租期3年,押金5万元。“当时说一次性交清租金可打折,我就一次性交清了。”杜女士说,她2017年11月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时,才了解到原来租车公司已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人押金没退成功后,杜女士也开始担心起自己那5万元押金是否还能要回来,“5万元都可以买一辆新车了。”

除了押金难退,还有一些租户虽然租期已到,但因为公司已停摆,“退车也无门”。一位租户介绍,他电话联系之前为他办理租车业务的工作人员后才发现“已经离职了”。

【追踪】维权者已达50多人,多方尝试未果

目前,已确认租用了大地租车公司的新能源汽车,同时面临押金难退的已有50多人,涉及押金总额至少60万元,租车者称:“他们在湖南投运了几百台车,每台车的押金少则1万元,多的6万元,总金额可能有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据介绍,这50多人已建立了专门维权的QQ和微信群。1月6日,10多名租户通过微信相约,一同来到位于长沙市万家丽中路二段8号华晨世纪广场的大地租车公司尝试解决退车、退押金事宜,但公司大门紧锁。大楼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大地租车的办公室已空置数月了,而且还欠下物业公司约2万元的空调费,“还不清楚是否欠房东租金”。

当天,10多名维权租车用户离开前,有人将写有维权QQ号的纸条塞进大地公司玻璃门内,“希望别人来退押金时,能加QQ群,一起维权”。面对押金难退问题,租户们已向当地工商、公安等部门反映,但事情一直未能解决,“工商建议找公安,公安建议向法院起诉”。

【调查】公司成立当月就被投诉

1月8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就此来到雨花区工商分局进行采访。该局12315行政执法中心主任刘送军告诉记者,大地租车公司自2016年注册成立的当月起,就陆续因押金问题被消费者投诉,“从2016年6月到2017年9月,共有16起投诉,1起举报。”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湖南大地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1月24日。但刘送军表示,工商部门核准的日期是2016年6月,目前法人代表为宋金华。2017年10月20日,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雨花分局已将该公司列为经营异常名录信息,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据了解,大地租车在2016年6月被正式核准前,就已经开始营业。但刘送军表示“对此并不了解”。

当问及目前工商部门将如何处理时,刘送军明确表示,“没办法处理,因为联系不上人。”

【转机】

股东内讧?或被其他公司接管

记者看到,租车客户从大地租车公司开具的“车辆交接单”上明确印有“左中右”商标。据查,长沙有一家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长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左中右长沙公司),主营业务同样是新能源汽车租赁。这两家公司到底是什么关系?记者又找到左中右长沙公司。

“他们的交车单是用了我们公司的模板。”左中右长沙公司负责运营的陈伟强受访时坦承,大地租车公司用来租赁的车确实是他负责“搞来的”。另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得知,陈伟强也是大地租车公司股东之一。

不过,对如今大地租车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陈伟强也表示很不满,因为这已影响到了左中右长沙公司的形象。他表示,大地租车之所以出现此类问题,不应该是亏损导致,而是股东之间因为利益分配不均出现了内讧。

陈伟强还透露,他已与大地租车运营负责人约定,将于1月9日针对目前大地租车公司押金难退的事项进行商谈,“如果大地租车不行了,我可以接手车辆继续运营下去。”

防范风险 租车前做好这些事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长沙从事新能源汽车租赁的公司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是长租,如湖南轩悦行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左中右电动汽车服务(长沙)有限公司等;另一类是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如先导快线、位位用车、Gofun等平台。租车公司因押金问题而被投诉的事件也偶有发生,但像大地租车一样被集中投诉的还可谓是首例。

对此类事件如何防范?记者就此采访了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刘明表示,首先在交押金前核实公司的资质,如工商注册信息是否异常,是否被列入异常名录;还可通过网站搜索是否有该公司的投诉信息;最后在签订合同时,注意仔细阅读相关条款,保留证据,以便今后维权。

2017年十大消费维权热点出炉

2018年新年伊始,中国消费者协会联合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在2017年开展消费维权舆情监测的基础上,基于大数据平台数据与舆情社会影响力测算结果,共同梳理出“2017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

天津租车说分别是:老年保健品、校园贷、共享单车、网络订餐、酒店卫生、网约车、预付卡消费、《电子商务法》、刷单炒信、OTA企业捆绑销售。

声音

给预付式消费加道法律“防线”

2017年以来,各地先后出现一些发放预付卡企业突然关门、人员卷款逃逸的情况,且相关问题有恶化趋势。尤其是在美容美发、洗染、健身、教育培训等服务领域,由于法律制度规范不完善、监管责任不明晰等原因,经常会发生余额不予退还、经营场所变更、服务质量下降、经营者亏损倒闭以及预付费纠纷等情况。典型如“金钱豹倒闭”“‘健身房’跑路卷走上百万元,负责人联络不上”“北京一教育培训机构老板疑携款失联,数百位学员学费难追回”等广受舆论关注。

公众建议,应由政府牵头,多部门联动,制定有力度且行之有效的法律法规,强化对相关服务业的监管,让这一“防线”成为预付式消费资金的安全保障。对此,湖北、江苏等省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就规范预付卡消费、加强消费者隐私保护等方面作出一系列具体规定。而随着互联网+预付费消费模式的不断衍生,强化预付费经营模式的监管,需求日益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