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促成伦敦出租车“中国造”

他促成伦敦出租车“中国造” 王坚,50岁,出生于重庆大渡口区,从小学习小提琴演奏。80年代中期,曾在四川音乐学院和西南师范大学(现西南大学)学习。1988年底,他与在大学时相识的爱人爱丽丝·查尔斯到了英国伦敦。起初靠演奏为生,后来转而经商,促成了众多中英合作项目。现为英国榆树(E.L.I)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英中贸易协会会长。

感言:对于艺术出身的我来说,下海经商很艰难,但我从不后悔。希望今后能为英中合作做出更多的贡献。

“你们来得正好,恰巧我也刚从国内回来,21天走了8个城市,希望这次又能促成一些英中合作项目。”前不久,王坚在英国伦敦的英中贸易协会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工作的需要,王坚要经常往来于英国与中国之间,最频繁的时候,一个月就要跑三四次。

作为众多英中合作项目的重要推手,他每接一个项目都要经历多轮多方的沟通、协调、谈判,不时还要背负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甚至让他喘不过气来,但他心里却十分满足。

学艺术出身的他,在英国商界已经打拼了二十多年,很多人也自然而然地把他称作商人,但他说,他仍然喜欢以艺术家自称,对艺术还是充满了热爱。

穷艺术家边摆摊边拉小提琴

王坚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学习小提琴演奏。

80年代中期,曾在西南师范大学和四川音乐学院学习。在大学时,他邂逅了一名英国女子——爱丽丝·查尔斯。之后,两人便相爱了。

1988年底,王坚随爱丽丝到了英国伦敦。依靠自己的艺术专长,他在一家歌剧院找到了工作,担任乐团的小提琴手。

从小对艺术的热爱,让他很享受穿着礼服在舞台上演奏的过程,聚光灯、鲜花、掌声……人们也觉得艺术家很风光,可艺术家的收入的确很微薄。

“很多人都是为了理想而演奏,可作为一个在异国他乡闯荡、什么都得从头开始的穷艺术家来说,不得不考虑一些现实问题。”他说。

为了赚钱养家,除在乐团工作以外,晚上他会到处演奏卖艺,有时一天晚上要演出两三场,周末还要在家教学生拉小提琴,把自己的时间排得满满的。

一次,王坚听说有家中国企业向英国一家公司出口了几个集装箱的丝绸制品,结果货到英国不久,这家英国公司就倒闭了。收不到钱,但把货再运回中国,运费比货的价钱还要贵,只能就地处理掉。

就是这次的机会,让王坚有了做生意的初次尝试。

他向乐团里的同事推销丝绸制品,一件好的丝绸衬衣或丝巾,在商店里卖至少要35镑,他只卖10镑不到。除此之外,他还跑到伦敦的诺丁山集市租了一个摊位卖这些丝绸制品,而且是边摆摊边拉小提琴,吸引了不少顾客,几个集装箱的货很快就销完了。

尝到了甜头的王坚,后来继续做丝绸生意。伦敦最繁华的牛津街上,很多商店销售的中国丝绸制品都是从他那里进的货。他也成为当时英国最大的丝绸进口商。

不过,由于1993年英国经济的不景气,很多做生意的商家都纷纷倒闭破产,王坚的丝绸生意也受到牵连,赚来的钱又几乎赔光了。

促成伦敦出租车“中国造”

短暂的失意并没有吓倒王坚,1995年,他成立了榆树(E.L.I)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从此“弃艺从商”,专心做起了商人。

投资、咨询、并购……他做过的项目有多少,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但2006年促成中国企业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和英国锰铜公司合资生产伦敦出租车,是他特别引以为傲的项目之一。

与地铁、双层巴士一样,长相颇似老爷车的黑色出租车是伦敦响当当的城市名片之一。以前,英国锰铜公司就是伦敦出租车的生产商。其实,这家公司的来头本来也不小,它不仅是家“百年老店”,当年泰坦尼克号使用的船用钢板、最早的劳斯莱斯汽车车身就产自锰铜公司。

这么有声望的英国公司,会瞧得起一家中国企业?这在当时很多人看来,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虽然谈判很艰辛,但王坚硬是促成了这桩买卖。后来,吉利又以1104万英镑收购了锰铜公司的核心资产与业务。

天津租车说如今,站在伦敦街头看到的大多黑色出租车,都产自中国上海,有的延用以前锰铜公司的汽车标志,有的则使用了吉利汽车的标志。

“这些出租车90%的零部件都出自中国。”王坚表示,这也是迄今为止欧美发达国家主流出租车当中,唯一在中国生产的出租车品牌。

除此之外,轰动一时的吉利收购沃尔沃事件,也有他的功劳。

1999年,美国福特汽车公司花了64亿美元买下沃尔沃。2000年,吉利买下沃尔沃时,花了18亿美元。

“当时机会很难得,福特出现巨额亏损,所以想卖出沃尔沃让资金回笼。”他说,当时吉利董事长李书福写信给福特CEO穆拉利时,他就在李书福的旁边,也是他将罗斯柴尔德银行团队推荐给了李书福,成就了中国最大一宗海外汽车业收购案。

在他促成的合作项目中,也有不少与重庆有关。王坚说,他对家乡有很深的感情,一旦有机会,就会竭尽全力为家乡效劳。早前协助美国白自然公司对重庆牙膏厂进行口腔护理的技术转让;将世界知名的啤酒酿造和经销商——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引入中国,以持有17.46%的股权成为重庆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他都参与其中。

重庆的变化让他震撼

在王坚的眼中,犹太人之所以厉害,是他们懂得团结的力量、懂得抱团发展是重要原因之一。

为此,他也特别希望把那些在英国闯荡的华人精英聚集起来。早在15年前,他就在伦敦市中心的切尔顿街77号一栋五层小楼里创办了新中国会所。

在那里,人们不仅能吃到正宗的川菜,地下室还有一个画廊,王坚常常邀请宾客们到此看看画、喝喝茶、听听音乐。

虽然当年“弃艺从商”,但他骨子里仍然对艺术有偏爱,如今也投了不少精力和财力回归艺术。

2012年3月,荷兰绘画大师梵高在伦敦的故居进行拍卖,成功拍到此古董式建筑的正是王坚。他希望邀请中国顶级艺术家到那里去创作,在梵高居住过的地方呆一呆,找到一些创作灵感。

他还投资了位于英国牛津郡的天鹅拍卖行,在那里开辟了亚洲艺术品专区,其中有大量中国艺术品。

至于小提琴,他开玩笑地说,虽然自己已经很多年不拉了,但他的三个女儿都拉得一手好琴,也算是接过了他的班。

谈到近年来重庆的变化,他用了“震撼”二字来形容。在他看来,只要进一步练好“内功”,未来重庆在“地球村”的发展中将大有可为。他也希望借助自己的力量,帮助重庆引入一些国外的好项目,也帮助重庆企业到海外投资。

“我还特别怀念重庆的吊脚楼、火锅、小面,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把这些地域文化元素更多地搬到欧洲去。”他说。